-->

Categories

In 人際相處 心理學 長久關係 戀愛

【講座】鄧惠文-伴侶關係的深度心理-(正文)我們到底是溝通不良,還是不愛了?

上篇章,我給了大家一個關係中常見的「冤家組合」,最後我留下了幾個問題給大家思考。
如果還沒看過,請回頭看完(文章傳送門

最後留下了三個問題,這裡我只想跟大家從這裡談起。
Q1你在關係中常是沉默的「阿綠」還是焦慮的「小白」?
Q2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夠怎麼扭轉或修正?
Q3(延伸題)阿綠或小白的原生家庭可能是什麼狀態?

依附理論裡其實主要有4個類型(包括案例裡焦慮跟逃避、另外還有安全及排除)
一般在感情裡的歡喜冤家組合或本來是熱吵最後惡化成冷戰的伴侶組合常常是這種類型。

焦慮依附的人最常在關係裡說:「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談談」、「你愛我嗎?」(在意對方、需要主動分享的)
逃避依附的人最常在關係裡說:「我需要空間」、「我們能不能先不要談」(被動的、在意自己、情緒壓抑)
阿綠(逃避依附):生在一個焦慮及控制的家庭(否定情緒)你很有可能就會在關係中顯得被動及冷漠,而且即使自己做好了,也不被認可或信任是有能力的。
小白(焦慮依附):小時被父母有條件式的養育(例如、你要聽話才是好孩子、你是哥哥要有好榜樣、第一名是好孩子第二名就不是),長期在關係中處於一種沒有安全感,甚至自我價值低落,處在覺得自己永遠不夠好的狀態,一但進入重要關係常會習慣反覆確認對方是愛你的,才感受到自己被需要、被愛的。

例中的小白跟阿綠其實都是在乎這段關係的,可是為什麼會在日復一日的爭執中,感受不到愛了呢?

上篇文章我用「大貓咪」跟「小老鼠」來形容焦逃伴侶檔,
因為追人者在關係裡看起來是無比巨大,逃跑者則是如此的渺小可憐,
以心理學的卡普曼三角型來定位阿綠跟小白,
小白是關係中的「加害者」
阿綠是關係中的「受害者」
(若夫妻關係中有小孩,常常會變成三角型中的「抌救者」)

初見面是小白的熱情跟反覆說著「我愛你」,他其實是在跟對方透過言語行為展露愛意,也希望阿綠能跟自己一樣主動說愛。而冷靜果斷的阿綠,是因為本身抗拒流露感情,所以特別羨慕能自在吐露愛意的小白,感覺她很可愛迷人,所以身處熱戀期的二個人都願意為對方改變,爭吵也還稱不上頻繁。
但過了熱戀期後,小白開始不滿意阿綠在關係中的「被動跟冷靜」,而阿綠則受不了小白的「緊迫叮人」,
於是這個人變走入了磨合的劇烈爭吵階段,
但吵架往往沒有結果,因為二人本身對吵架的習慣不同
阿綠,不喜歡在衝突事件的當下溝通,他討厭情緒,傾向事後溝通。
小白,則喜歡在當下用情緒把在乎的事情說清楚,脾氣發完就算了。


爭吵的當下,咄咄逼人的小白,就是可怕的攻擊方(加害者)
如果阿綠就是只能被動受氣的受害者
外人給的建議往往就是:「小白,你有話就好好說啊」
「小白,你不要無理取鬧啊,阿綠每天上班也是很辛苦啊」
「小白,你要不要多去找一些其他事情讓自己忙啊?」
上過心理課程的朋友也許會進一步說:「小白,我覺得你是安全感不足,要愛自己啊」
當一段關係的模式走到固定模式,只有單一反應時,要鬆動必須重新回到關係檢視下列問題:

在小白跟阿綠的CASE裡,誰是關係裡的攻擊方?
事情會演變到這種僵化的角色分配都是小白的責任嗎?

故事裡,當小白爭取阿綠給他一個眼神注視時
阿綠就只是給小白一個極短的白眼

這個動作引發後續小白的激烈反應,
---這是屬於阿綠在爭吵中的「被動攻擊」,隱微卻又讓人無從批評
於小白的視野裡
他其實在關係中充滿了不安、焦慮
但過往的經驗,他並不確定眼前的阿綠愛不愛他,
所以他把希望阿綠給的「愛的保證」願望縮小成「看我一眼」
但這樣恣態擺低的渺小願望被以「輕篾」的方式回應時,
那種委曲跟憤怒激出小白後續一連串的反應。

你發現了嗎?阿綠也是有攻擊性的!他不願意正面衝突,但他還是以他的方式把達自己的憤怒
在心理動力裡,小白吸收了這樣的慎怒,坐到三角關係中的加害中。
而阿綠則每次都穩穩的坐在受害者的角色裡,覺得自己無辜。

關係要放變,阿綠需要承認自己也是攻擊方,當各自拿回自己在關係中的責任時
才能說服自己改變。

關係經營很難,卻也很真實,願你能在關係中找到最適合自處的方式。祝好。







Related Articles